澳门线上赌博

风格网

2017-08-08 16:21:50

字体:标准

  前晚播出的浙江卫视《熟悉的味道》中,王宝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心里最放不下的女人只有母亲和女儿。有网友留言说:“看到这段的时候还想他怎么没说他老婆,现在想想王宝强当时说这段话的时候肯定也很心酸。”据了解,尽管节目前天才播出,不过录制是8月初的事情,录制时,王宝强显然早已知道出轨一事,才会说出这样颇有深意的话。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网上就有关于马蓉和宋喆的各种传闻,有网友称拍到两人手牵手的照片并发到朋友圈和微博,宋喆看到之后私信要求删除。该网友写道:“去年我在高铁上班的学妹就拍到了王宝强老婆跟王宝强经纪人的奸情,我们都发了微博,还被王宝强经纪人私信要求删掉!纸果然保不住火,心疼宝宝。当时没经住恐吓,认怂把微博删了,只有这些截图了。”王宝强发布离婚声明后,网友晒出了当时和宋喆的对话截图。

  网友自发前往马蓉及宋喆的微博寻找蛛丝马迹,并且有不少收获。一条发于2014年11月24日的微博中,马蓉转发了一条此前向王宝强示爱的鸡汤式文字,配转发文称:“幸福其实很简单,致我最爱的你”。奇怪的是,马蓉之后不仅用@了王宝强,还提及了“王宝强工作室”、“发财哲(宋喆原微博名)”两个微博名称。 在《唐人街探案》上映时,马蓉发微博感谢团队和朋友们的支持,却没有提及身为主演的王宝强。马蓉作为电影的投资人,于情于理似乎有点说不过去。有网友统计,2015年以来,王宝强一共@马蓉5次,都是示爱,均没有得到回应。

  两次股权变更收回马蓉股权

  据微博认证显示,马蓉为宝亿嵘影业总裁。根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这家原本在王宝强口中称为“夫妻店”的北京宝亿嵘影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也的确为马蓉,原股东为马蓉和王宝强现任经纪人任晓妍,马蓉出资1500万元,任晓妍出资500万元。

  在今年3、4两个月份,王宝强通过两次公司股权转让收回了马蓉和宋喆的股权。3月25日的股权变更中,原本持有公司75%股份的马蓉,在变更股权后比例为0%,原本持股为0%的王宝强则改持62%的股份,原本持股为0%的宋喆改为13%。而公司另外25%的股权持有人为王宝强现任经纪人任晓妍,在此次股权变动中未显示股权比例有作更改。

  4月19日,公司股权再度发生了更改,变更前为王宝强、任晓妍、宋喆三个自然人股东的股权分配,变成了以王宝强为唯一自然人股东、共青城宝亿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法人股东的合伙公司,而共青城宝亿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是一家今年4月8日成立的新公司,法人代表为王宝强。

  不过,有律师指出公司股权转让对离婚财产分割影响不大,该律师表示:“股权尚在王宝强名下,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生产经营的收益都属于共同财产。”但是,如果马蓉出轨为真,有可能影响其取得孩子的抚养权,因为子女抚养必须考虑和谁生活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何晶)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香港《文汇报》8月15日报道,加拿大自由党政府准备在今年秋天提出为期3年的新移民政策,以扭转加拿大保守党过去10年逐步紧缩移民配额的政策,重新开始广纳移民。加拿大移民部长麦家廉表示,希望通过增加移民人数来应对人口老化和劳工短缺问题。

  据报道,麦家廉早前出访北京时,申请在中国内地城市设立更多签证中心,以方便更多高级技术人员、留学生和游客赴加工作、就读和旅游。麦家廉希望中国各地的加拿大签证中心数量能增至15个,并在2018年全面开通。加拿大2018年将引入生物识别技术签证,签证申请者须亲自到签证中心办理。

  投资移民项目方面,自由党政府也在研究改造投资移民计划。麦家廉称政府正筹备另一个投资移民项目,希望吸引全球投资者兴趣。上届保守党政府因旧的投资移民计划未达预期效果而取消整个计划,导致等候名单上的6.5万名移民无法移民,其中大多数人来自中国。加拿大媒体指出,自由党政府准备在今年批准28万至30.5万名新永久居民,远多于去年保守党政府批准的26万至28.5万名。(实习编辑:周思敏 审核:牟延晨)

  中新社北京8月15日电 (记者 陈康亮)15日,中国A股涨势凌厉,当天沪深高开高走,一路上行,尽管尾盘有所回落,但仍大涨收官。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上证综指涨逾2%,突破3100点大关。

  截至当天收盘,上证综指报3125点,涨幅2.44%,成交3280亿元(人民币,下同);深成指报10822点,涨幅2.79%,成交4231亿元;中小板指报6995点,涨2.43%;创业板指报2193点,涨幅3.27%。

  东北证券策略分析师沈正阳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天A股的大涨与近期资金价格下跌、部分资金涌入股市寻找低估值资产有关,且此前包括恒大买入万科等“举牌资金”入场的信号也使得低估值的蓝筹股备受青睐,从而带动股指上行。

  具体板块而言,当天证券、房地产等板块领涨A股,分别上涨5.7%和4.9%。

  近期,作为资金价格标杆之一的国债收益率不断下行。截至上周五,中国10年期国债的到期收益率跌破2.7%,收于2.67%,全周累计下跌逾8个基点,创2003年以来的新低。

  沈正阳认为,随着全球市场负利率横行、中国对外开放力度的加大,近期资金面有所宽松,且“资产荒”现象仍然存在,对股市构成利好,“当然,‘深港通’预期升温亦起到催化剂的作用。”

  12日,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在京表示,目前两地证券监管部门以及交易所之间正在密切合作。同时,中国证监会已成立“深港通”专项工作小组,积极推进“深港通”的各项准备工作,待相关监管规则与技术准备就绪后,今年将择机开通。

  事实上,证监会已不止一次强调将在“年内择机开通”,比如今年6月份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邓舸就曾作出类似表态。随着时间进入下半年,相关预期亦逐渐升温。近期就有包括高盛、花旗、德意志资产管理等在内的多家外资机构均预测“深港通”将于今年第三季度宣布推出。

  针对未来的走势,沈正阳认为,当前沪指已成功突破3100点大关,且当天成交量较大,对部分信赖技术分析的资金构成较大的新引力,且沪港通开通在即,对证券等蓝筹板块形成较大利好,预计未来沪指进一步上行概率较大。(完)

  如何避免兰州网约车重蹈兰州巡游出租汽车的悲剧?最可行的办法就是放开数量管制,让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合法化

  【财新网】(专栏作家 傅蔚冈)随着《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即将于11月1日起生效,现在各个城市都在开始制定地方的实施细则。而从媒体的报道来看,以前用在巡游出租汽车身上的“数量控制”这个广被公众责难和学界批评的管制方式又要套在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身上。

  兰州最近就公布了这个标准。据悉,当地政府留给网约车的数量在3000辆左右。当地是如何测算出3000这个数量?据媒体报道,兰州市网约车管理方案是这么算:以千分之三的国际标准(每千人三辆车)来计算,兰州市运营车辆饱和状态应该在1.5万辆左右。目前兰州市出租车的保有量在1万辆,加上政府未来两年在出租车方面的投入,应该达到1.2万辆。总量是1.5万辆出租车,那么留给网约车的数量就是3000辆。

  对于这样的数量控制,很多网约车驾驶员表示担忧,因为这意味着目前很多正在从事网约车服务的驾驶员将无法继续从事这个行业。如果网约车的数量是有偿分配,那么问题就会简单,只需要通过拍卖就可以把牌照给到最需要的个人或者机构手中:谁出的钱多就给谁。但一个可以想象的场景是,今后网约车的牌照不可能是有偿经营。

  尽管在交通运输部的《暂行办法》中并未对网约车的牌照——此处所说的“牌照”就是《暂行办法》中所说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分配方式作出规定,而只是在第十三条指出:“城市人民政府对网约车发放《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不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58号)又强调,出租车业要“改革经营权管理制度”,同时强调“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使用,并不得变更经营主体。”既然传统的巡游出租汽车的“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都实行无偿使用,那么网约车的牌照当然就不应该收费了。

  因此问题就来了,在数量给定且网约车的牌照不能够有偿分配的背景下,如何分配数量?国办发58号文同时还规定,“建立完善以服务质量信誉为导向的经营权配置和管理制度,对经营权期限届满或经营过程中出现重大服务质量问题、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严重违法经营行为、服务质量信誉考核不合格等情形的,按有关规定收回经营权。”

  什么是以服务质量信誉为导向的经营权配置和管理制度,言下之意就是说,谁的服务态度好,谁就多获得牌照;反之,谁不好就减少甚至取消牌照。这套办法或许对巡游出租汽车管用,但是对于网约车则完全不适用,因为网约车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过牌照,在大家都没有拿到过牌照的前提下,该如何分配那些免费但又有数量限制的牌照?

  从以往的教训来看,那些免费但又有着数量控制的资源,其配置过程经常会伴随着腐败,即资源往往配置到那些和配置机构及其负责人关系密切的机构和个人手中,这就是所谓的寻租。有那些免费获得牌照的机构和个人又将这些资源出租或者转让给那些想开网约车的驾驶员。这样一来,本来是“免费”的网约车牌照就会变成炙手可热的壳资源,而这和出租汽车深化改革的大背景是背道而驰。

  当然,兰州城运处会信誓旦旦地说他们3000辆网约车的配置方式很科学,有依据。比如兰州市城运处办公室主任周鹏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称,这是兰州市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来管控网约车数量,目的是实现资源的合理调配。但是现在的网约车驾驶员和市民则对城运处的能力表示怀疑。

  那么,是市场主体更加了解市场的需求,还是政府机构?一般来说,我们倾向于认为企业等市场主体更加了解市场需求,也更有意愿了解整个市场的规模和容量。原因就在于企业是一个营利主体,它必须充分了解这些内容,否则它的投资就会付之东流。而政府则不然,尽管在法律上它也负有特定职责,比如说各个城市的运管部门负有合理调控的职责,但是由于决策成本和决策造成的不利影响并不全都是由其来承担——甚至主要不是由其来承担,因此它缺乏激励去了解真正的市场需求。不过政府在绝大多数时候可不是这么认为。因为它总觉得自己考虑得更为周到,而且是从全局角度考虑问题,而企业只是站在个体角度。比如兰州市城运处就认为它比网约车驾驶员和平台更了解兰州市场,“因此任何一个政策的出台都应该考虑各方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单纯从一个层面去考虑。对于网约车群众有乘坐需求也有安全需求。网约车司机有放宽门槛的期待,但也有维护乘客利益的初衷。由此,政策的出台要兼顾各方利益,而且要符合地方基本情况。”

  但兰州市城运处的数量管制能符合地方基本情况吗?对此非常值得怀疑。凑巧的是,我以“兰州出租车数量”作为关键词,就在网上搜到了一篇名为《兰州20年出租车限行历史结束 市民:叫好不叫座》的报道。出租车还要限行?这实在是匪夷所思。但却是发生在兰州的真事:这源于1994年的一项决策,为了解决兰州的出行问题,兰州市投放了4000辆出租汽车——而当时的兰州总共只有五万辆机动车。由此带来的问题是,出租汽车空驶率严重。为此当地出台规定对出租车施行尾号限行,使得兰州成为国内唯一一个对出租车进行限行的城市。

  更有意思的情况是,兰州对出租车进行单双号限行后却又发生了市民打车难问题,为了解决打车难问题,兰州市交警部门宣布从2012年开始将单双号限行改为尾号限行,又从2015年2月5日开始取消出租汽车尾号限行的规定。从兰州出租车的历史来看,当地运管部门并没有能力了解兰州到底需要多少辆出租汽车,但是数量控制导致的后果却是由所有的兰州人民来承担。

  如何避免兰州网约车重蹈兰州巡游出租汽车的悲剧?最可行的办法就是放开数量管制,让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合法化,这样做的好处是:如果网约车受市民欢迎,那么就会有吸引更多的驾驶员和车辆加入,从而满足市民出行需要;如果网约车不受市民欢迎,那么就会有很多驾驶员退出这个市场,从而实现市场均衡。但是因为网约车的牌照是免费的,车辆和驾驶员就会以很低的成本退出这个市场,而不是像以往一样迁怒于政府:出租车司机骂政府只发牌照收费而不管行业的发展,而市民则是责骂政府为了保护出租车利益而不发新增运力。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2015年兰州市刚刚取消出租汽车的尾号限行,希望这样的事不要在网约车上重蹈覆辙。

  王宝强黯然捉奸,在如火如荼的里约奥运会期间,更显得分外凄凉。

  辗转不能寐,披衣起彷徨。昨日凌晨的离婚声明,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呈刷屏之势。该声明一反常态,跳出了明星分手声明的几种固定模板,独树一帜。它并不说什么“分手了还是亲人”做温情脉脉状,也不说什么“理念不合”的废话,而是直截了当地指出,离婚乃因“马蓉与经纪人宋喆发生不正当性关系”,没有一丝犹豫、不留半点退路。

  王宝强婚变之所以成为刷屏事件,除了涉及“出轨”这个一点即燃的催化剂外,还和某种社会心理有关。王草根出身尽人皆知,从一个北漂奋斗为明星,娶了校花老婆,在北京有房有车,他的成长路线,是草根逆袭的典型样本。其成功慰藉了如今还在横店等各影视基地排队等活的一大批群众演员的心灵,成为下一个王宝强,也许是他们长久坚持的精神支柱。

  这种慰藉甚至泽被众生,浸润了更多的草根阶层。但是如今,功成名就的王宝强居然戴了绿帽,偶像的不幸和幻灭让人很是无语,如果毕生的奋斗还是难逃生活的一地鸡毛,那么,逆袭的意义何在?

  王宝强不惮绿帽的羞辱,公布了离婚事宜。当然,撕破脸皮的婚变从来就是各执一词。声明发出后,疑似马蓉方爆出王宝强有家暴嫌疑、贴出王宝强与女大学生在一起的照片,暗示王宝强自己也不干净。这也许是事实,也许不是事实。但对于这桩婚姻而言,这都无关宏旨了,盖因举证他人的不干净并不能彰显自己的干净,或者说,他人的不干净并不能使自己的不干净多出一丝半点的合理性。所以,马蓉的反击若不是证明她和宋喆的清白,而只是着眼于王宝强的“不干净”,那么这种反击是苍白乏力的。

  到目前为止,马蓉都未能理直气壮地说一声出轨之事,纯属虚构。可见王宝强之指控,应非子虚乌有。卧榻之侧,经纪人酣睡,两个身边最亲密的人联合起来背叛了自己,演过不少谍战片的王宝强恍惚之间,不知道会不会有生活如片场的感觉。

  有自媒体评论说,马蓉嫁给王宝强,本来就不是为了所谓爱情,而是因为名利,作为校花,她骨子里还是瞧不起草根出身的王宝强。呜呼,乐莫乐兮洞房烛,悲莫悲兮绿帽出,他们演过那么多恩爱的画面、说过那么多甜蜜的情话,最终却用一顶绿帽终结一切并原形毕露。

  华龙网8月15日15时56分讯(记者 阙影)因怀疑邻居背后说自己坏话,重庆荣昌男子黄某竟然翻窗潜入邻居家躲在床下偷听。因害怕挨打还手持菜刀壮胆,民警赶到现场将其控制。近日,黄某因涉嫌非法入侵被荣昌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0日。

  “警察同志,有小偷跑进我家偷东西还说要砍人,你们快来。”8月12日晚11时许,荣昌区公安局昌元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抓住一名入室盗窃的小偷。

  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将嫌疑男子黄某控制,并当场从其手中夺下两把菜刀。报警人李先生告诉民警,他晚上起来上厕所,无意中拿手电照了一下客厅,发现放在客厅的床下躲着一个人。

  被房主发现后,躲在床下的男子不但不害怕,反而从床下窜出质问李先生是不是在背后说了他的坏话。李先生这才发现躲在床下的男子是邻居黄某。李先生辩称未在背后说他坏话,并请黄某离开私人住宅。因害怕挨打,黄某拿出菜刀壮胆,并威胁李先生不要报警。正在李先生与黄某争吵的过程中,李先生的妻子在卧室悄悄报了警。民警及时赶到现场,将黄某控制。

  随后,民警将黄某带回派出所审查,黄某很快交代了翻窗潜入邻居李先生家中拒不退出的违法事实, 并辩称自己之所以深夜偷偷潜入邻居家中躲在床下,是因为怀疑邻居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12日晚10时许,黄某翻窗进入李先生家,躲在客厅的床下偷听,不料被外出上厕所的李先生抓个正着。

  日前,黄某因涉嫌非法入侵他人住宅被荣昌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0日。

  民警提醒:农村居民应增强安全防范意识,警惕伸向农家的黑手。要做好安全防范措施,入睡前应锁闭门窗,防止不法分子入室盗窃。如发现异常情况要保证自身安全并及时报警。

  中新网8月15日电 据最高检网站消息,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委原常委、东胜区区委原书记张平(副厅级)涉嫌滥用职权、受贿、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一案,由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近日,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向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张平享有的诉讼权利,讯问了被告人张平,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平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低价转让国有资产,情节特别严重;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因严重不负责任被诈骗,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应以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中新网北京8月15日电(记者 石岩)中新网记者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获悉,即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实施的奶粉新政相关配套文件近日已正式出炉。文件中除了对奶粉配方组成、研发报告等细节做了具体要求外,对于目前奶粉品类中最受关注的羊奶粉也进行了具体的规范。受此影响,羊奶粉市场或将面临洗牌。

  日前公布的相关配套文件包括《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申请材料项目与要求(试行)》(征求意见稿)和《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现场核查要点及判断原则(试行)》(征求意见稿)》,这些文件特别提到,产品名称中有动物性来源的,应当在配方组成中标明使用的生乳、乳粉、乳清(蛋白)粉等乳制品原料的动物性来源。同一乳制品原料有两种以上动物性来源的,应当标明各种动物性来源原料所占比例。这一政策的出台对整个羊奶粉市场影响最大,因此羊奶粉中大部分用牛乳清原料生产而未标注。

  原料稀缺制约行业发展

  乳业专家王丁棉表示,随着配套文件的实施,原来不用标注具体动物乳清的现象将得到规范,对于羊奶粉来说,整个市场将面临大洗牌。目前大部分羊奶粉用的都是牛乳清蛋白,并非百分之百羊奶粉。一旦政策实施,将会有一大部分非全羊奶粉(乳清粉来自牛奶)品牌退出市场。那么这就为全羊奶粉(即乳粉、乳清蛋白粉均来自山羊奶)带来至少20%的市场空间。

  “由于此前没有要求标注,导致很多消费者在选择上比较盲目。政策实施后,会有相当一部分消费者选择百分之百的羊奶粉,这一现象到明年就会更加明显。目前很多羊奶粉企业都在到处找羊乳清蛋白粉的原料,但截止目前国内没有一家做羊乳清粉生产的企业。”王丁棉无奈地告诉记者。

  他表示,羊乳清粉的货源真的比较难找,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欧盟和澳洲,有能力生产羊乳清蛋白粉特别有限。目前,世界各国的纯正羊乳清粉产量很低,基本无法满足现有大型乳企的需求。

  “目前羊乳清粉的价格每吨高达15万元,便宜的时候每吨也要8-9万元,而脱盐牛乳清粉的价格为1.5-2万元/吨,要远远低于羊乳清粉的价格。由于乳清粉在整个奶粉中所占配料总数的40%左右,因此全羊奶粉的生产成本要远远高于非全羊奶粉。”王丁棉说。

  记者从市场上了解到,目前国内羊奶粉基本没有全羊奶粉,进口羊奶粉的全羊奶粉也是比较稀少,澳优旗下的佳贝艾特是为数不多的全羊奶粉。其他全羊奶粉的市场份额都比较小。

  澳优乳业董事局主席颜卫彬表示,佳贝艾特在荷兰的奶山羊养殖规模非常大,目前合作牧场的总养殖量占整个荷兰的1/4,荷兰的羊奶总产量约为2亿升,而佳贝艾特约为5000万升,保证羊奶粉的原料供应用。

  王丁棉表示,正是由于原料的稀缺和市场需求的扩大,云南一家奶山羊养殖企业想发展十万头养殖规模,用来加工生产羊乳清粉,但是从养殖到真正加工生产需要至少三年的时间。

责任编辑:风格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